页面载入中...

  1月13日,四名美籍科学家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上发表论文称,他们利用计算机“算法”设计出了一种全新生命体,又名“异种机器人”(Xenobot)。

  论文显示,这种亚毫米大小的“异种机器人”通常含有500到1000个细胞,能在培养皿中快速移动,自成组织,甚至运输微小载荷。而组成“异种机器人”的细胞则源自于非洲爪蟾的皮肤和心肌。

  科学家们称,这些微小的机器人移动得相当慢,所以为了验证它们是否真的按设计蓝图发挥了作用,研究人员将它们仰面翻了个身,这让机器人停止前进,就像一只乌龟被仰面翻转躺在龟壳上一样。

  推“黄店”走上末路的最大原因,可能是纵暴文宣的“保护费”。有“黄店”指出,进入“黄色经济圈”并非免费午餐,店铺需捐款后才可入围,入围后还要上缴费用,以及向“黄丝”提供优惠,“咁样被人吸血法,唔执笠都难(这种被人吸血的方法,不结业都难)!”

  网友Daniel Fung表示“黄店”包庇暴徒,使香港动荡不堪,经济走下坡路,消费市道萎缩、结业裁员潮不绝,最终“黄店”也难独善其身,他说:“(暴徒)用暴力影响他人生计,但其实间接自己也承受恶果,所谓揽炒,是损人不利己行为,何必呢?”

  香港《大公报》评论指出,“黑暴之下,岂有完卵”,不管是“蓝店”、“黄店”,都无法不受大环境的影响。像旺角那样的旅游区,旅客的帮衬极为重要,打着“黄店”招牌或能吸引部分本地“黄丝”消费者,但也因此失去大量的普通食客,得不偿失。

admin
非遗中国:东北二人转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