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美大使称“赴朝散客游”要与美商议 青瓦台回应

  北京小客车摇号难问题可以说有目共睹。2019年第6期北京普通小客车指标摇号个人中签率约为2740:1。另外,截至2019年12月8日,北京市已有超过45万人继续轮候新能源指标,如现行配置规则不变,新申请者或再排9年才能获得指标。

  自2001年推出小客车号牌摇号政策以来,摇号政策几经完善,例如,将过期未用个人小客车配置指标返回摇号池;增设个人申请有效期,及时剔除不再符合摇号条件的申请人;设置阶梯中签率等等。但北京小客车的供需情况仍旧极为紧张,一号难求。北京小客车摇号规则不能以家庭为单位,有户口甚至是大学生集体户口就可以直接摇号等问题也一直存在争议。

  事实上,北京12306在2019年8月回复久摇不中者的信息显示,自2012年起,北京小客车调控部门就针对“以家庭为单位”摇号相关的方案开展了一系列专题研究,但因为一些问题认为暂不具备实施条件:一是家庭的定义难以界定,户籍信息难以作为界定家庭的有效依据;二是婚姻登记情况复杂、历史数据不全,审核条件尚不完备;三是针对外埠、港澳台、涉外登记结婚的情况,信息备案或公证的法律依据和法律效力有待进一步论证;四是开展“以家庭为单位摇号”工作,可能引发虚假婚姻登记等现象。

  不过,事实上即便不以家庭为单位摇号,通过假结婚办理号牌过户的现象依然存在。北京一家京牌租赁公司的工作人员向中新经纬记者表示,部分中介可以提供“假结婚过户”的京牌获取方式,价格最少15万元。

  “毕加索——一位天才的诞生”划分为六个不同章节:“早期毕加索”聚焦于毕加索自童年时期开始的创作及艺术家早期受到的影响,在这一阶段,他创作了《戴帽子的男人》(1895)和《古典雕塑石膏像写生习作》(1893-1894);在“蓝色和粉色毕加索”阶段,艺术家放弃模仿前辈的后印象派绘画风格,转而塑造真正意义上最早的个人风格,并逐渐确立了最初的艺术身份,其作品包括《疯子》(1905)和《兄弟俩》(1906);“驱魔人毕加索:《阿维尼翁的少女》的革命”展现了艺术家简化形式和空间的探索,在寻找、发明新的艺术语言的过程中,他创作了《自画像》(1906)等作品,并孕育杰作《阿维尼翁的少女》(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1907),开启了一场彻底改变二十世纪艺术的革命;“立体主义者毕加索”中,艺术家对“标志物”等符号元素的运用催生出了立体派作品,如《弹曼陀林的男子》(1911)和《壁炉旁的男人》(1916);“多变毕加索”着眼于艺术家对古典的致敬、引用与革新,《恋人》(1919)、《习作》(1920)等作均展现出毕加索独特的艺术探索,艺术家为俄罗斯芭蕾舞团出品的舞剧《三角帽》(1919)设计的舞台布景、服装和幕布亦在这一部分中呈现;展览的最后部分展示了艺术家1927年至1972年较为晚期的一系列杰出绘画和雕塑作品,这些作品清晰地展示了毕加索青年时期的艺术实验所产生的影响,亦勾勒出贯穿他创作生涯的主题与基本原则。

  展览于UCCA面积1800平方米的大展厅内呈现,阿德里安·卡迪工作室(StudioAdrienGardère)为展览特别设计了一组半开放式的盒状空间,使展览各章节主题得以错落有致地呈现。这些开口与空隙为观众提供了意想不到的视角和惊喜;展览设计邀请观众踏上一段探索毕加索艺术生涯发展的旅程,并孕育出一段无限的开放性对话,作品也在这一过程中经由观众的动态而被永久重塑。多幅毕加索的印刷肖像和关于艺术家工作室的图像更突显了每个盒状空间所对应的艺术家创作阶段。

  对于国立巴黎毕加索博物馆来说,此次展览标志着其藏品在中国迄今为止最丰富全面的展示,这也是洛朗·勒邦自2014年出任馆长以来的首次北京展览。他“为由国立巴黎毕加索博物馆领导的国际合作政策进入新阶段而感到高兴”。

  UCCA馆长兼CEO田霏宇表示:“对于UCCA而言,此次展览标志着我们实现了自2007年创办以来即秉持的一个梦想,我们不仅展示当代艺术的最新发展动向,而且通过展示现代大师的创作,来审视当代艺术的根基。我们相信,毕加索的故事与我们中国的观众是相关的,因为这里的独立个体仍在继续应对创造力、独特性和革新性的挑战。”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美大使称“赴朝散客游”要与美商议 青瓦台回应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