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米舒斯京将出任俄总理:我们有资金实现所有目标

  重回江口

  当初单位安排我回江口主持这次考古发掘的时候,我没怎么考虑就同意了。因为觉得自己和江口蛮有缘分,而且当时觉得负责这样一个项目也会蛮有趣。但是当自己真正开始面对当年的那个“笑话”时,才发现问题远远不是一个“笑话”那么简单。

  首先我要解决的问题是怎么挖?根据之前了解到的情况,文物在江底,上面还覆盖有厚厚的一层鹅卵石。潜水探摸是水下考古最常用的工作方式,但是针对岷江水流急、能见度差的实际情况,这种方案一开始就被否决了。围堰是另外的备选方案,但是用什么材料围,围多高,选择在什么时间围这些也都是摆在眼前的问题。但与潜水的方案比较,围堰具有显而易见的好处。如可发掘面积更大、可参与人数更多,安全系数也更高等等。最后经过专家论证,围堰发掘的方案最终得以确定。之后,就是恶补各种有关围堰工程的理论和技术,作为一名考古工作者,这些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之前的知识储备。围堰考古,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全靠自己摸着石头过河。

  接下来的问题是挖哪里?滔滔岷江,到底宝藏何处?我们没办法采用陆地上常用的洛阳铲在水里进行勘探,因此选点这个问题就显得尤为棘手。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地点选择的正确与否是这次水下考古能否成功的关键。当然,最理想的结果是可以将整个遗址全部进行发掘,这样就不会有遗漏,但现实情况是,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也没有那么多的钱。从安全和成本的角度考虑,围堰考古只能在岷江的枯水季节进行,也就是说,每年有四个月左右的工作时间,围堰施工大概还要占用其中的一个月。如果第一次地点选择失败,不光是造价不菲的围堰会白白浪费,而且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再进行第二次围堰和考古发掘。怎么办?为了正确选点,陆地调查与水面探测双管齐下。先通过对遗址周边居民以及河道施工人员的走访调查,圈定了四个大致分布范围,然后再通过电法和磁法等科技手段进行水面探测。

  除了文学奖外,2019年诺奖其他奖项的揭晓时间也都已确定(当地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10月7日(星期一),11:30

  物理学奖:10月8日(星期二),11:45

  化学奖:10月9日(星期三),11:45

admin
米舒斯京将出任俄总理:我们有资金实现所有目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