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国际博物馆日】张国立:《国家宝藏》之后,我敢和王刚攀谈文物

  首先,唐代服装的变化往往从统治阶级上层越礼发端。这是因为人口集中、商业繁华的长安,是统治机构及其成员聚拢的地方,各地贵族士人、富商大贾、少数民族上层往往云集于此,他们汇集的结果,大大提高了城市的消费水平和文化水平,同时对服装乃至城市风尚的变化也发挥主导的影响。特别是开元之后社会财富积累增加,这个阶层人数扩大,特权优厚,使得他们不甘于礼制的约束,好新慕异,纵情享乐。文宗时宰相李石说:“吾闻禁中有金乌锦袍二,昔玄宗幸温泉,与杨贵妃衣之,今富人时时有之。”这种喜好华贵服装的时尚,反映长安城市风貌的急剧改观,形成了新的堂皇气象。当然,富人放纵声色的影响,胡商交易竞争的游荡,市井居民追逐眼前欢乐的倾向,有时会导致社会出现追求奢华的趋势,造成一番虚假的繁荣景象。

  其次,唐代服装受到外来文化影响而变化。长安聚集了四域的外客和胡商,人数之多远过于前朝后代,他们以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影响和吸引着汉族市民。加之他们又不受唐朝礼法的约束,服饰没有严密的等级规章,无须琐细地区分尊卑身份,因此穿胡服既不受越级僭用的刑法管制,又不受背离纲常名教的指责,故长安虽没有异族入侵用屠刀逼令人们改衣胡服的情况,但新的服装观念敏锐而迅速地渗入市民的思想,人们普遍喜欢穿戴胡服。尤其是在社交活动中,服装最外在而又最能表现人的精神气质,更能敏感地反映城市生活习惯的变化,因而唐朝文化在几百年间变化最快的就数服饰,以致突破贵贱界限,流风波及社会的各个阶层。

  唐代服装是长安世道人心变迁的前奏

  谈及创作感受,赵晓梦说钓鱼城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一个重要符号,作为一个合川籍诗人,有责任和义务来梳理它的精神脉络、所蕴含的精神资源,尤其是他离开家乡多年之后,在更深厚的积淀、更开阔的视野中反观钓鱼城及其历史,能够更好地发现它的独特地位与价值。面对这座记录历史的文化遗迹,如何用文学的形式讲述历史、讲好钓鱼城的当代故事?赵晓梦坦言,他写钓鱼城,不是去重构历史,也不是去解读历史,而是以诗歌的名义,去分担历史紧要关头,那些人的挣扎、痛苦、纠结、恐惧、无助、不安、坦然和勇敢,用语言贴近他们的心跳、呼吸和喜怒哀乐,感受到他们的真实存在,尽最大努力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

  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伍舒芳”企业文化部经理谭强说,钓鱼城是我国保存最完整的古战场遗址,是历史文化遗产,而“伍舒芳”是现存于世历史最悠久的重庆老字号,这次在北京举办《钓鱼城》长诗研讨会又逢端午节,无疑对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有极好的助推作用。他说,城因人而生,人因城而流传,在时间的长河里,每个人都有一个城的故事,这是他读《钓鱼城》长诗最大的体会。

  站在天坛内坛的广利门下,举目远望,高大的坛墙向北、向东延伸,再无遮拦……6月8日,在第三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到来之际,位于天坛公园西南角的原北京园林机械厂区域经过搬迁腾退和修缮整治后正式接待游客。这是该区域近70年来首次向游人开放,天坛公园也因此增加了3.2公顷的新景区。

  天坛始建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是明清两朝皇帝祭天祈谷的重要场所,也是迄今保存完好的最大祭天建筑群。据介绍,机械厂区域处于天坛世界文化遗产核心保护范围内,区域包含内坛墙、广利门和舆路等天坛历史遗产本体。1951年,北京园林机械厂的前身园林机械修配厂在此成立。2007年,北京园林机械厂被撤销后归入天坛公园,其建筑一直保留,并作为办公用房使用。为配合北京中轴线整体申遗,天坛公园去年起完成了园林机械厂等园内核心游览区的住户腾退工作,并对完成腾退的园林机械厂区域进行了环境整治和文物修缮。2018年4月2日天坛广利门及南坛墙修缮工程正式开工。

admin
【国际博物馆日】张国立:《国家宝藏》之后,我敢和王刚攀谈文物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