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作家石一枫与其笔下的“城市新人物”

  阿来老师将汶川地震这份深重且悲怆的公共记忆书写地直抵人心,他回忆当初仍觉沉重,“有很多人家庭破碎了要重组,有些人他们失去了孩子,两个、三个,有些都上高中了,有些刚上幼儿园,那么又怎么来弥补这些伤痕?这是一个巨大的课题。当然对我自己也是一个特别沉甸甸的记忆。”

  面对地震这样厚重的主题,阿来老师酝酿了十年,直到去年才开始下笔创作《云中记》。他对于2018年“512地震”十周年纪念日记忆深刻,“那个时间一到全城汽车都会停下来,民防公司会拉汽笛,汽车停下来按喇叭,那天我正在家里坐着,也跟十年前地震发生的时候一样,同一张桌子,同一个椅子。我不是一个爱动感情的人,但我突然之间就泪流满面。”

  阿来提到创作地震题材的作品的原因之一,就是文学区别于电视电影,区别于摄影,区别于舞台剧,它的方式不是用形象展示,而是语言。他认为区分人类文明与其他的,是语言和文字。语言和文字里头除了传达知识、传达信息,更重要的是我们有了一个艺术感觉,美的感觉的生成是依靠语言的。

  在提到文学审美时,阿来说古代文人会跟自然界当中突然达成一种物我两忘的景象,物我两契,这个时候自然之美当中也融汇了情感之美,两者相容相映。他举例杜甫传达美,传达情感都是借自然之物表达,所以叫做“国破山河在,城村草木深”,还有“感时花溅泪,狠别鸟惊心”,这就是一种审美。

  交通银行发展研究部原总经理李杨勇,通报说“‘靠金融吃金融’,利用手中掌握的金融资源谋取私利;与不法商人’亲而不清’,甘于被’围猎’;

  证监会山东监管局原党委书记、局长徐铁,通报则是“私欲贪欲膨胀,甘于被’围猎’”。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些金融高官,为何“甘于被围猎”?

  内鬼

admin
作家石一枫与其笔下的“城市新人物”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