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国际锐评:新时代“胞波情”的三大动力

  意大利学生对我的讲的事情并不感兴趣,他们觉得这个东西有什么价值?我当时还没有开始研究意大利建筑,我只是在课程当中作为案例来谈,博洛尼亚它连通古代和现代,连通天和地,连通不同的文化,比如意大利人、留学生,还有像我这样的外国教授,这样的东西他们并不关心。后来我在意大利世界遗产预备名录里面看到这一项的表达清晰的记载,说明还是有专家在关注这件事。我就在想,对于意大利的年轻人来说,他们可能不是很用功读书,作业做的不是特别认真。下午,博洛尼亚大学的五点钟,年轻人都在广场喝啤酒聊天,很不用功,年轻人觉得在意大利呆不下去都到美国、到欧洲去。所以我在想文化遗产可能是一种重量,这种重量可能在意大利尤其明显,从它的文化遗产的密度来说绝对是第一的,另外它对于年轻人的压力,对于历史应该是一种重量。

  在这样的过程当中,把这样的意大利介绍给我确实是陈志华先生。陈志华先生的这本书,我读的是第二版,里面还有欧洲文化遗产保护的三个流派,那个文章对我影响很大。后来,我在法国做的是遗产学,我在那边做的时候,在写相关的文章,关于修复流派的时候,其实我是受到陈志华先生很大的启发,他那个书当时是旧读物,现在又再一次来读,我又有很多感慨。第一,因为陈志华先生现在89岁,他80年代初在意大利做访问学者的时候,他的年龄在五十二、三岁,比我现在还小一点,我已经超过他的岁数,那时候他的心态,他认为自己是老头子了,我比他是更老的老头子,但是陈志华先生有一个很年轻的心,这个年轻的心非常敏感,非常细腻。比如说他在这里经常写到因为文物而流泪,因为罗马而流泪,因为米开朗基罗的大卫而流泪,而且他在拿波里参观那些民居的时候,从文物保护的角度,马上会想到的是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的状况》,就是那种人道主义的东西,这样一种东西是陈志华先生特别感人的。我记得这本书最后一句话是他讲离开的时候,一个列车员用非常生硬的意大利式的英语说你是一个好朋友,我想这样一种好朋友,这样一种对于意大利建筑的情感,那样一种情怀是特别感动人,这是我们走上文物的研究、保护,甚至于传承的一个最基本的出发点,有了这样一个东西是陈志华先生在这个书里面留给我们的一个特别重要的财富,大家读这个书的时候能感觉到陈志华先生他自己的那颗心,他的眼睛,甚至于他的手,在触摸着这一切,这样一个情怀也是我们今天做文化遗产的人应该有的感情,硬心肠的人做不了这个事,而这样的情感多少都有点像父子之情,或者是一种母爱,对于我们过去不能割舍的一种情怀,陈志华先生在这方面特别用情之深,这里面有很多特别感人的东西。这是我要说的第一点。

  第二,陈志华先生是在中国最早介绍意大利文化遗产和文物学的经验,而且我再次读这个书的时候也会感觉到,80年代初他在意大利的这段经历也为他后来的生涯奠定基础,也就是他后来的对于中国乡土建筑的研究、保护,当然陈志华先生在80年代初之前从没有去过意大利,我记得他在佛罗伦萨那一章时讲到,他告别佛罗伦萨的时候是永别的,他旁边一个人说怎么是永别呢,我们可以再见。他说对你是再见,对我是永别。陈志华先生后来再没有去意大利,我们觉得这是特别的一种情感。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以前他可能接触的是欧洲的文化遗产的保护,仅仅是一个文本,一个理论上面的东西,但是你读他的书会觉得他是一种活的学识,也就是他在意大利考察的时候,比如他在维罗纳里面保留一个十世纪的小教堂,他就是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就是所谓的保留岁月的痕迹,而不是追求完整性,他说他有了一种特别直接的体会。我想说这种活的学识,对于中国现代的文化遗产的保护,尤其是跟意大利的经验结合的那样一种学派,在中国是从陈志华先生开始,这是他一种直接在环境中、在遗产之中的体会,这也是我感受特别深的。包括他对于意大利乡村的调查,这对他后来城镇乡土建筑的研究保护是直接一脉相承的东西。

  第三,这是一本八十年代的书,他说是一个旧稿,后来才组织来做,所以它可能饱含那个时代的痕迹。我仍然认为,假如我们从历史的角度,历史实际上是由一代一代人建构的,城市化进程,他的研究也好,他的著作也好,实际上对于我们今天的文化遗产的研究和保护是产生直接影响的,这种影响是通过他的那些言说、著作、著述等等来产生的。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它是一个八十年代初的东西,应该代表当时的最高水平,也是在当时理念最新的。当然在我们今天来看的话,这里面所讨论的东西很多已经变成常识了,当然也有一些小小的问题,因为它是一个八十年代的著作,比如我们今天对于欧洲,对于欧洲的文化,包括意大利的艺术文化、建筑的理解、了解、研究,实际上应该有更新的开始,就像三十多年前陈志华先生是一个开始一样。

  [解说词]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四监督检查室的一次集体研判会。这样的会议已经成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11个监督检查室的常态化工作。这种问题排查机制,是将日常监督做细做实的一个重要抓手,对发现的问题及时汇总梳理、集体研判,该谈话函询的谈话函询,该排除的予以排除,做到及时规范处置。

  王鹏(时任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四监督检查室副主任):我们加强日常监督,注重提高谈话函询的质量,这是我们日常一项重点工作,我们本着严管厚爱、激励和约束并重这种要求,抓早、抓小,对于一些问题和疑点,我们会进行进一步地核实,来印证谈话、函询的对象。让我们有错、有问题的同志真正能够认错、悔错、改错,对于没有问题的同志我们给予澄清,使他们可以放下包袱。

  [解说词]为了加强日常监督,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各监督检查室与对口联系的地区、部门和单位建立了常态化的信息沟通和协调配合工作机制。第四监督检查室对口监督多家央企,派驻各央企的纪检监察组必须每月上报工作动态,第四监督检查室也经常前往监督单位,通过实地调研、督导检查、参加民主生活会等工作,深入了解掌握监督单位政治生态状况,为监督工作提供扎实支撑。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国际锐评:新时代“胞波情”的三大动力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